FB LIKE JACKER

关于腾讯的一篇长文,值得一看,值得一思。

2011 年Dec月 16 日由 发布 | 类别: 评论 | Tags:

开始看前,请平静心态。忘掉关于腾讯曾经做过的一切,或者给予的一切。以历史的角度客观的看待这家公司成长。

腾讯的是非,文章只是一种观点。看官看完后,自有自己的一论。

对或错?百年后自有定论。

正文:

在卡通的企鹅背后,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的身影,但与可爱的企业LOGO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行业内很多公司惧怕的阴影。对腾讯的口诛笔伐,似乎是起始于去年的一场讨伐战。在采访中,腾讯并没有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的问题。

事实上,在很多人的眼中,腾讯已经异化以及无法控制,它正在按照自己的方式野蛮生产着。这家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马化腾为何会让外界感觉言行不一?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企鹅的笑脸变得狰狞?

本报记者 李瀛寰 梅岭 发自北京、深圳

成立新的部门,试图把控山寨刷机市场,腾讯的步伐开始有些诡谲。

与一个多月前发生的这件事情相伴而来的信息是,腾讯两个牵涉共同利益的部门,因为资源的争夺最终怒目相对。

马化腾已经对公司失去控制?广被业界诟病的腾讯复制文化到底源于何处?

广袤的被冰雪覆盖的南极大地上,成千上万只企鹅正准备过冬。“就像一个细胞或者一个人,它表现为一个一元整体,在空间中保持自己的特性以抗拒解体……既不是一种物事,也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种持续的波涌或进程。”

在凯文 凯利的《失控:全人类的最终命运和结局》这本书里,通过对蜂群的观察阐述了这样一个道理:个体是无意识的,群体在整体的失控中却找到了方向。这里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逻辑:从失控到把控。

同所有企业的发展过程如出一辙,成立13年,已有2万多名员工、数百个产品、几十条业务线的腾讯公司,不可避免会遇到大企业病,但在今年开放的大背景下,这个庞大的腾讯帝国正驶向整体的“失控”当中。

“如果规划好了,一切在控制当中。”在互联网这片自然、活力不断而正野蛮生长的土地上,身躯庞大已经占有优势的腾讯该怎么走?能否走到凯文 凯利所预言的把控境地?

华强北:无法把控的手机市场

寒冬已至,南国深圳步入了一年中最冷的时节。然而,大陆地区最有影响力的电脑硬件、电子元件市场之一的深圳华强北,依然人声鼎沸。

腾讯早已开始进军移动互联,腾讯手机QQ浏览器、QQ安全助手已经开始进入市场,供消费者选择安装。但现在,在这些常规做法之外,腾讯又有了“另类”玩法。

据来自业界的消息称,腾讯内部在半年前已经立项成立团队,开始定制智能手机ROM系统,并开始布局华强北水货刷机渠道,达到从水货市场源头对应用软件进行控制。

“腾讯这个事情,我在1个月之前就有所了解。腾讯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圈地,圈一块地能让它放内容。”对于腾讯布局华强北一带水货刷机渠道,国内一手机企业高层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表示。

据悉,目前水货智能手机在国内智能机市场的出货份额占据一半左右。水货手机的使用,必须经过“刷机”这一步骤才能使用。刷机即是将手机内置的软件从操作系统底层完全抹除,重新安装下操作系统新的版本以及软件。刷机进行预装后,用户无非是不容易随意删除。

“目前智能手机推广渠道可分为两种,一是用户直接通过PC端口刷机预装,一是终端渠道商进行刷机预装。由于前者具有差异性,因而通过终端渠道商进行刷机预装,成为了应用软件商绝不可能忽视的方式。”业内分析师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庞大的水货手机市场让腾讯跃跃欲试。“腾讯目前更多地是在配置软件和内容上下功夫,因而,当腾讯控制了部分刷机渠道后,所有的软件都写入了出厂系统中,普通消费者是删除不了的,这是一种源头控制。”上述某手机企业高层对时代周报记者称。

通常而言,普通水货机的ROM系统可内置的桌面应用为10-15个。在这种情况下,价高者便成为产业链中优先者。

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不断成熟,水货渠道商—刷机商—应用软件商已然构成了严密的产业链。据悉,通常情况下,按用户激活率进行收费的话,预装一台水货机能让刷机商获取2-5元不等的收益。但有知情人士透露:“在这个产业链中,腾讯的6个应用激活费用最多可达18元,而如果签署了排他协议,价格还可以再谈。”

11月4日,UC浏览器董事长俞永福已经公开声讨腾讯。俞永福称:腾讯要杀死UC。在UC提供给时代周报记者的《腾讯手机QQ浏览器、QQ安全助手、腾讯微博等产品推广合作协议》中明确提及:乙方需声明推广腾讯产品时不推广其竞争对手产品,QQ浏览器—UC浏览器、QQ安全助手—360手机卫士、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对阵UC一事,还是腾讯在正规手机厂商层面对竞争对手的排斥,此刻,腾讯又把手伸向了山寨刷机市场,果然是“处处不拉空”。

但这样一个野蛮行为到底有多大的成效呢?

时代周报记者在走访深圳华强北市场的过程中发现,大部分水货手机基本还是安卓、Symbian等操作系统之下的常规软件,既没有腾讯QQ系,也没有UC浏览器和360安全卫士,但如果前来购买的消费者提出要安装哪些应用软件,经销商会立刻进行刷机。

智能手机市场,其实这种试图把控市场的行为意义不大,最终还是取决于消费者的喜好,最终还是消费者用脚投票。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腾讯的“绞杀”式手法再一次在手机圈里被广泛熟悉,传得沸沸扬扬。“腾讯就是一条毒蛇,游到哪里,哪里就死一片。”上述手机企业老总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说道。

费了很大的力气,成立专门的部门,但在手机市场的把控并没有达成效果,反而引来更大范围的质疑。

11月初,俞永福终“忍无可忍”地表示:“腾讯是要杀死UC,过去十年,腾讯从某种角度是中国互联网的一面旗帜,但是十年后会成为中国创新的阻力。”雷军则直接发出感慨:腾讯Q+平台为何会有如此多“禁飞区”。

放任过度的内部竞争

“我们花了13万元拍了一个视频,就是为了给老板看。我们预算中差不多花30%在内部宣传上。每年腾讯都有圣诞夜,是要抢占广告位的。”在腾讯内部人士的讲述中,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腾讯内部的员工都很重视上内刊,这是可以表功的,每个部门都是争取上内刊让领导看到为重。这几乎占据了有些部门比重的一半,我们的日常事务是分级的,为P0-P3级别,P0是最重要的,但时常是对内宣传。”

事实也是如此,走进腾讯大厦内部,电梯里的视频宣传时刻都在播放着内部宣传片,而电梯间的易拉宝宣传也是内部部门的优秀事迹。而据了解,这两个最常见的公共领域的广告席位,每个部门都是要去战略发展部争取才能获得。

此外,每年腾讯的圣诞夜,更像是一场广告秀,每个部门为了能让领导直接看到自己的成绩,在庆典场地的广告位争夺上,尤为激烈。

去年3Q大战后,业内对腾讯的公关能力曾一度报以怀疑。但实际上,对外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腾讯的对内宣传地位非常高,而且是内部各部门的“兵家必争之地”。据悉,腾讯内部有三本内刊,一本纸质刊物,两本电子刊物,纸质刊物名为《腾云》杂志,一向极为抢手。

“一切,都是为了部门KPI考核,这里面学问很大的。”该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笑称。

在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腾讯内部会议录音里,在一场可以公开发表任何问题为前提的会议上,两个牵涉共同利益的部门,因为资源的争夺最终怒目相向。这样系统内部的沟通会上,出现利益重合板块出现强行打压的情况,据悉在整个腾讯内部不足为奇,时常发生。

在庞大的腾讯公司里,随着产品线的增长,内部机构也越来越多。当腾讯为了保持利润的不断增长后,每个部门的KPI完成值,成为了腾讯各部门首要绩效考量。这种情况所带来的则是内部各个部门不可避免的竞争关系。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多位腾讯在职以及离职的员工,试图还原那些不为人知的腾讯真相。

IM、电子商务、微博、游戏……围绕在腾讯企鹅周围的,是一个又一个产品,而究竟有多少产品?连腾讯自己的员工也一时难以回答。那么,腾讯,是如何搭建而来?

2001年,随着收支的平衡,腾讯内部开始了第二次组织结构调整,开始了以研发为主的R线和市场为主的M线并举模式,由腾讯五虎将中的张志东、曾李青负责。伴随着企业的不断壮大,此并存局面已然打破。现如今的腾讯,共有四条基础线,S线为职能线、R线为服务线、O线为安全架构线、剩下的最大业务线为B线,为如今腾讯最大业务增长来源线。

基础线外,各分纵向线,如R线分为R1、R2线。而最大的业务线B线下面有B1-B5五条纵向线。“B线是最大的盈利来源,B本身就是生产的意思。”腾讯一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其中,B0线为企业发展系统,B1为无线业务系统,移动通信部和电信事业部均分属旗下。B2线为互联网业务系统,其中QQ空间产品、QQ秀产品部、电子商务部分属旗下。B3线为互动娱乐业务系统,包括了网游、QQ游戏等工作室。B4线为网络媒体业务系统,其中广告销售和网络媒体如微博等均属旗下。

如此错综复杂的构架,不可避免地造成了腾讯内部管理的混乱。据悉,对外10块钱包月的QQ会员,上网打折仅要8.8元,而在腾讯各部门之间购买,却需要20元以上。

据腾讯某离职员工透露:“进军电子商务的腾讯,电商部门归B2线管理,而财付通属于B0线,两条线分属不同的领导,电商部门向卖家收取2万元的保证金,但付款是在财付通,但如果商家不在腾讯开店了,却是要与财付通沟通。但电商和财付通各有自己的客服,电商的客服并不回答关于财付通付款的问题。这造成了极大的不便。”

当QQ成为腾讯的核心发动机后,电商、微博、视频、搜索已成为腾讯未来发展的新四大支柱,借助QQ平台向外拓展。腾讯某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叙述:“本身原有的QQ增值业务内部已有共识不会再有新的增长点,而腾讯的股价现在处于高位,必须发展新的业务增长点来支持股价。”

如IT分析人士谢文所言:“腾讯只是利用先发优势抓住一大批用户,产品研发都是针对用户市场展开,追求短期效益,对自己的未来缺乏清晰的规划。”此刻,偌大的腾讯帝国无法有清晰规划,就是因为企业未来的四大盈利支柱的划分,并不是基于一个企业的整体规划设定,而是基于企业内部利益的分割。

从创业初期的腾讯五虎将,扩充到现在15人左右的高层人员,腾讯蛋糕做大的同时,必然面对的是如何分蛋糕的局面。“电商以前属于B0业务线,是腾讯元老之一的吴宵光后来划分过来到B2线的,划分的原因,就是要为自身部门利益作考量。”腾讯内部离职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而在腾讯的B4线更是腾讯最新一次分蛋糕的最大赢家,其一举囊括了除电商以外,腾讯确定的未来四大支柱产业的三大类:搜索、视频、微博。之所以B4业务线如此强势,据悉皆因有腾讯创业“五虎将”中的许晨晔支持的缘故。

而腾讯由最初的五虎将的形式,发展到了后期,在日益扩大的规模和纷繁复杂的组织架构背后,存在着内部因利益板块化形成的山头主义的可能性。

“马化腾其实是有点放任内部竞争的,如果有一个新应用将来能够替代QQ,马化腾希望这个新应用出自腾讯,而不是百度或者360。”互联网资深分析人士洪波的一番话直抵腾讯当前混乱的核心根本。

不可否认,互联网行业新应用层出不穷,既给从业者无数崭新的机会,也给那些已经做大的互联网大佬更多的压力。

KPI重压下的抄袭文化

“360搞的安全卫士,我们当初也想好好弄个源代码什么的,做一个类似的产品,但是后来觉得很麻烦,就复制吧。”这就是与安全卫士针锋相对的QQ安全助手的来历。

腾讯的复制文化已经众所周知,而且饱受业界诟病,但腾讯仍“屡教不改”,原因何在?

在国内外的大型企业中,KPI成为了通用的绩效考量标准,但在腾讯必须要为上市后每年保持利润持续增长的背景下,腾讯各部门追求KPI的行径,便与国内每个省份一味追求GDP带来的后果一样。

“KPI在腾讯内部实行一票否决制,每个部门完成销量的多少直接影响每个部门年底的绩效,同时也会影响部门员工的年终奖金。”一位腾讯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说道。

2002年,腾讯内部开发了内部使用的虚拟货币系统,虚拟币是腾讯内部各部门为了相互之间进行业务结算而使用的虚拟货币工具。而当腾讯各部门的KPI考核遇上公司架构中的虚拟币时,一切似乎都变了味道。

腾讯独创的虚拟币在内部是由战略发展部来进行统一安排,但实际上,战略发展部仅仅是一个执行部门,分发多少虚拟币,实质是几个老总之间的共同决议。“虚拟币的使用,其实是为了达到部门间的制衡,但事实上,收多收少,并没有严格的指标,只根据各个部门的亲疏关系而定,这种情况在腾讯内部比比皆是。”腾讯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有时候,我们在腾讯内部打广告,价钱要比外面的贵,对外可能收取20万,对内就要50万元,当初电商是不同意弄搜索的,而搜索的老总也不同意弄电商,这种高级管理层会议上是拍着桌子对骂的,所以在内部,电商是不会在搜索上去打广告的。”腾讯某离职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10月24日,腾讯拍拍疯抢节创下了腾讯电商的新纪录,单日成交量过亿元,而据腾讯内部员工透露,原本的营销资源为300万元,后来不够又追加了300万元。五天时间600万元。11月11日,淘宝“双十一”促销随后而来。

为避免腾讯电商透支用户的消费热情和卖家的备货,淘宝推出买300送600的针对性促销措施,并示威性地准备在腾讯网首页植入广告位。令人感到诧异的是,腾讯网竟然真的将11月25日的首页的广告位留给了淘宝,而非是“兄弟单位”的拍拍网。

出现这种情况,并非是因为腾讯的企业开放性,“都是为了KPI,内部的广告没有实际的营收,但对外的广告是收钱的,为了完成每年公司订立的KPI,也就顾不得是不是什么兄弟部门了。再说也不是同一个老板分管的,所以腾讯各部门之间是不太愿意对内打广告的,因为没有营收,就完不成KPI。”上述腾讯离职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说道。

“进入这个体系后,人都会自然地懒惰,创新很难,复制很容易,而且比较容易得宠,这是一个体制问题,这个体制已经形成了鼓励偷,压制创新。”为了KPI,为了在腾讯内部得到重视,腾讯内部各部门之间的竞争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复制事件的不断发生也就顺理成章了。

技术专利有发明创造和改良创造两种专利,腾讯大部分是改良创新,甚至改的程度都微乎其微,要的就是快。“把别人的结构偷了,把外部包装改改就成为自己的了。你要写个框架,你的KPI如何完成?不就只有抄了?KPI完成得好,年终有收益的。”

腾讯的机制已经成为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机制,当结构板块化后,面临上面的“唯收入”的考核机制,连腾讯研究院都在抄,“什么新的都没研发出来,他们是自家弄,直归总裁办管理的。”

野蛮生长、失控的腾讯

在腾讯的电商媒体开放日上,腾讯中高层吴宵光、顾思斌、侯艳平、林文钦等四人参与了会议。

整个会议上,林与侯基本没有说话,出席的最高领导吴宵光第一句话就是:这是我们腾讯最年轻的部门总经理顾思斌。二者的渊源,则是腾讯内部施行的导师制。顾从2004年北京邮电大学毕业来到腾讯,吴即亲自兼任其导师。7年间从普通员工升至部门负责人,位居中层。

而据腾讯已离职员工介绍:拍拍网从B0线划到B2线,是因为集团把电商定为未来的4个战略业务之一,吴将拍拍网和QQ商城列入旗下是因为对B2系统KPI有利。而原来的拍拍网和QQ商城的老班底林文钦是台湾人,做营销出身。侯艳萍为香港人,同为营销出身,都不是吴的自己人。而吴为了彻底将电商纳入囊中,将自己的爱徒顾思斌强行插入电商的管理团队,并位居侯与林之上。QQ网购的计划也由此应运而生。

然而,此前一直负责QQ会员项目的顾思斌,没有任何电商的经验。因而,今年7月成立了QQ网购项目,竟花费了20亿元收购了许多企业,然而效果不容乐观。“现在QQ网购实际的交易额一天恐怕还不到30万元。”腾讯某离职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年关将至,各大电商都开始了年底大促销,而腾讯旗下的QQ网购和拍拍网据悉已在筹备促销活动。但据上述员工表示:“现在已经确定了QQ网购会有大笔的营销资金支持,而已存在6年,在今年业绩突破单日过亿的拍拍网却一分钱都没有获得。”正因如此,部分员工因为对腾讯电商厚此薄彼的做法感到极度失望,选择了离职。

在今年10月31日TechCrunchDisrupt北京大会上,马化腾意外地表示:“最关键的是未来能不能保持像小公司一样灵活,而不是公司越大越官僚,内部决策很慢,对用户新的需求反应很慢,这是我每天担心也希望每天和同事传达的。”

某种程度上,当小马哥希望“内部创新、鼓励竞争”而又没有在相应的管理机制上加以限制之后,腾讯已经走向了野蛮生长的状态。如同这次在山寨刷机市场的盲目出击,透着对这一行业的不了解,反而还制造了更多的口实,让同行更加痛恨腾讯。

“此前腾讯,包括马化腾是鼓励创新的。”鼓励内部竞争的后果就是腾讯的新产品层出不穷,没有一个腾讯员工能说得清楚,腾讯到底有多少部门,有多少产品线,因为这是一个时刻在发生的事情。“看到有新的应用、好的产品,一个部门主管就可以立刻安排人去做这个新的项目。”

这时候,程序员出身的小马哥都已经无法掌控这辆庞大的腾讯战车将要驶向的方向了。

从根本来看,导致今天腾讯“失控”的原因有三:第一,利益板块化,各立山头,各部门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可能有创新。第二,各部门的权力过大,部门内的创新很多是任人唯亲,来的人并不懂。从领导层面上看,外行领导内行,内行的东西要被外行否定。第三,大家都想坐享其成,把握7亿多的QQ基础用户,在此之上“任我所为”。

抛开纷扰,客观来看,腾讯内部竞争的最大成绩就是出了微信这个产品。但这不足以抵消腾讯所面临的内部过度竞争之后的恶果,这就是当下的失控局面。

“腾讯意识到了这些问题,成立了战略发展部。由战略发展部做一些前瞻性的研究,包括形成跨部门的协调机制,以期更好地对外开放。”参加了多次“诊断腾讯”活动的互联网资深分析人士洪波这样看今天的腾讯,“支撑公司增长的业务要让位于开放的合作,这必然导致腾讯增长放缓。腾讯既不希望业务剧烈放缓,同时又能慢慢向未来的开放架构上转,这是腾讯当下面临的最大问题。”

但今年上半年的诊断腾讯活动似乎成效不大,内部竞争依然激烈,KPI高压之下腾讯的“失控”之举仍在继续。

据腾讯今年半年报显示,腾讯二季度盈利为23.433亿元,为4年来的最低增速。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腾讯三季度实现营收52.27亿元,环比增长11.9%,同比增长55.1%,但毛利润仅为5.5亿元,出现连续4个季度的下滑。

互联网观察人士蔡文胜说:“腾讯现在什么都想做,也看出腾讯面对快速增长的巨大压力,但这个压力终有一天会压垮腾讯。”

在高估值、高股价不断推动下的腾讯,为了维持持续盈利点,应该如何应对压力?在鼓励内部竞争与协调管理之间,在创新与抄袭之间,在顺其自然的野蛮生长与把控全局引领方向之间,马化腾能掌握好这个平衡吗?这是腾讯未来发展的关键。

群氓涌动,以其本能行事,“如果规划好了,一切在控制当中。”凯文·凯利如此说道。

 

 

 

转载自时代周报

« 惠普新Logo锋利出世,历时三年设计
霸气侧漏,蝙蝠侠限量版LUMIA 800 »

About Dr.H

一个小编。

» has written 218 posts

锋客的朋友们

  • 少数派
  • 煮机网

签订契约成为机油吧!

Buy me a coffee~ ;-)

Buy me a coffee~ ;-)
閃開│讓專業的來 沒辦法│我這個人就是太正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