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LIKE JACKER

由接电话引发的思考

2012 年Dec月 28 日由 发布 | 类别: 锋客视点 | Tags: , ,

依稀记得小时候手机刚刚开始普及的年头, 手机都还长得一个样. 四四方方愣头愣脑, 长着一根天线, 打电话的时候拉出来, 不打电话就收回去. 后来, 手机变得越来越小, 越来越薄, 等到我上初中的时候, 滑盖手机, 翻盖手机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02_Nokia_5610_XpressMusic_lowres  1500_phone_1109

但是在那个时候, 手机都是有数字键盘的. 在数字的上面, 不论如何一定会有一红一绿两个按键, 绿的是接听, 红的是挂断. 只要你用手机, 有电话来的时候你可以想都不用想直接把手指伸向接听/挂断来选择你的行为. 翻盖机则更酷, 把上盖翻开就是接听, 扣下上盖就是挂断, 滑盖机也不差, 滑开上盖就是接听, 闭合上盖就是挂断. 这些操作都是那么的自然和靠谱.

然后呢, 就出现了 Pocket PC, 最早的智能手机. 虽然它们普遍装备了触屏, 但是绝大多数都保留了接听与挂断这两个手机作为通讯工具最基本的按键.

o2_xda_terra_front_small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 2008 年. 这一年, iPhone 发布了.

iphone-3g1

大人们第一次见到 iPhone 的时候都迷惑了: 为什么这台手机没有接听和挂断键? 最早使用 iPhone 的熟人也都说, iPhone 接个电话真麻烦, 一定要从口袋里拿出来, 眼睛要看着屏幕, 手指要滑动滑块——尽管第一次看到用滑动滑块这种方式接听电话的时候我觉得无比惊艳——才能完成一次接电话的操作. 如果是在以前, 他们的习惯是, 在把手机从口袋掏出来的途中, 打开翻盖/滑出滑盖/按下接听键, 直接拿到耳边,

“喂?”

但是他们很快就适应了这个变化, 开始对新的 iPhone 赞不绝口.

与此同时, 在这个时候别家跟风推出的触屏手机却都依然保持着实体的接听/挂断键, 比如, 诺基亚的一代名机 5800 XM, 索尼爱立信的 Satio(Idou), 三星的 Omnia HD…

后来, 我也有了自己的第一台智能手机, HTC Hero. 就算是现在, 我也依然认为那是一部很好的手机. 他有九个实体键(音量上/下, 接听, Home, Menu, 挂断, 搜索, 返回, 还有一个轨迹球), 自然也有接听/挂断键. 我可以像用非智能手机一样, 在从口袋里把他掏出来的途中按下接听键, 直接拿到耳边开始通话. 虽然那时, 作为高中生的我, 电话并不多.

official-htc-hero-011

一整个高二, 这台 Hero 都在陪我折腾着. 系统从 Android 1.6 和第一代 Sense, 一直到 Android 2.3 CM7 和 Sense 2.1. 就这段时间, 我的直观的体验就是, 系统越来越卡了.

直到最后, 最夸张的一次体验是, 从图书馆回到宿舍, 和我一起回来的另一个舍友准备洗澡, sinCera 在想要借我的手机打电话叫外卖. 于是我掏出 Hero 准备开机. 这个时候, 那个舍友进了浴室. 我们先是等着 Hero 开机, 看着 CyanogenMod 的标志转啊转, 然后盯着锁屏画面, 等着 SD 卡检查完毕, 等着系统载入完毕, 解锁, 盯着壁纸, 等着启动器载入完毕, 等着电话应用载入完毕… 终于, 我们在拨号键盘中输入了快餐店的号码. 这个时候, 浴室的门打开了.

“你们点了什么?”

“……你好快, 我们还没点.”

“唉唉唉, 正好, 加我一个, 我也不想去食堂了.”

……

这样的日子也并没有持续非常久. 到了高三的时候, 我换了手机. 我曾经非常心水的 HTC Desire Z 如同做梦一般的由我父亲送给了我. Desire Z 有着侧滑全键盘, 但是——他没有接听挂断键, 实体按键也换成了触摸按键.

HTC-Desire-Z-2

虽然我对这一改变颇有些微词, 但是鉴于这脱胎换骨的性能, 我便没抱怨, 满心欢喜的接受了 Desire Z, 并且在拿到他的第一天晚上就刷上了 Android 2.3 with Sense 3.0.

我很快便发现, 虽然 Desire Z 没有实体的接听/挂断键, 但是在来电话时只要按下触摸板, 就可以接通电话, 按下电源键就相当于是挂断. 于是我依然可以用熟悉的姿势, 在从口袋里掏出 Desire Z 的途中按下触摸板, 直接拿到耳边开始通话. 虽然那时, 作为高三生的我, 电话依旧不多.

这个时候, 三星开始把手机越做越大. 第一代的 Galaxy Tab 刚刚出来,喜欢尝鲜的熟人就买了. “这电话和 iPhone 差别好大啊.”他如是评价道, “但是我老了, 看 iPhone 会吃力, 屏幕大还是挺好的.”然后他展示给我看: 在 Galaxy Tab 巨大的屏幕上, 接听和挂断两个虚拟按键也被放大, 想要做出错误的操作简直是不可能的.

Samsung-Galaxy-Tab

不久之后, 全新的 Windows Phone 7 便发布了. 大部分 Windows Phone 7 的手机都是没有实体键的设计, 但是, Metro UI 那辨识度极高的通话界面使得误操作几率变得极其低微.

HTC-Mozart

差不多在这个时候, 科技锋芒团队成立了. 我们越来越多的关注各种各样的手机和各种各样的 UI. 让人无法忽视的一点就是, 在大家都逐渐取消了实体键之后, 想要像以前一样, 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的过程中, 直接凭感觉按下接听这件事情, 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了. 另外, 受惠(?)于 Android 系统的开放, 各家厂商定制的各种各样的接电话的界面也层出不穷, 如果是一个 iPhone 用户, 在拿到不同 Android 手机并且用它们接电话的时候是注定要感到困惑的: 有向上滑动, 有向下滑动, 有向左或向右各种滑动, 要不就是一红一绿两个方块,红的挂断绿的接听, 而且方向和 iPhone也许还是相反的……反正不管怎样, 总要让他们在电话进来的时候做个”艰难的选择”.

也许我不能否认吧, 全触屏是趋势. 当我见到 N9 的时候, 我也被她的美丽所震撼. 但是我内心深处同样有个声音告诉我, 她是不能做到从口袋拿出来的途中直接接通电话这一点的.

nokia-n9-2

再看看 MIUI. 它的每个主题, 接电话的方式都不一样, 有些主题甚至让你难以辨认哪个虚拟按键是接听, 哪个是挂断. 也许有人会认为它好看吧, 至少我觉得, 如果这些设计背离了一台手机作为通讯工具的本质, 还不如抛弃.

我还依稀记得, 四年以前, 杂志和论坛上的手机评测都会专门拿醒目的版面做通话质量的评测. 摩托罗拉是此中的佼佼者, 诺基亚在通话质量这方面也是一线选手. 现在的人们买手机, 对于”这款手机通话质量如何啊?”这个最为根基最为核心的问题反而是不怎么过问了. 这种风气的流行, 也导致了 iPhone 4 的死亡之握的出现——又一个设计背离了本质的范例. 作为一个具备基本审美能力的人我承认 iPhone 4 长得很出众, 但是就算再漂亮的手机, 在我用某个的姿势握住它时它会没信号这一点, 就像是一把性能无比出众但是哑火率奇高的枪一样, 令它不配做一部手机.

这种状况不由得引起了我的遐想. 虽然现在手机的发展趋势越来越智能, 功能越来越丰富, 全面得比肩金大将一般上能打卫星下能炸潜艇, 但就是当有电话打来的时候, 你会开始犹豫, 咦, 怎么接通呢? 看看 Android 4.0 的通话界面吧, 和解锁界面一样, 只有一个圆环在那儿飘着, 对于第一次使用 Android 4.0 的用户而言那是多么的艰涩隐晦. 爱赶时髦的那位熟人, 第一次用 Android 4.0 的手机接电话时, 一度以为是按下圆环就可以接通电话——当然没能如他所愿. 所幸谷歌还没有完全的脑抽, 好心的做出了一个向右荡漾的波浪效果, 多少起到了一点提示效果.

在用了一个月的 Galaxy Nexus 之后, 熟人放弃了 Android 4.0.

“每次来电话, 我都要犹豫一下, 按下那个圈圈之后还得再犹豫一下, 然后才能接电话. 到底我是老了, 你上次推荐的那个应用(Big Launcher)很不错, 我还是继续用它吧… ”

 

« 关于国产手机设计的吐槽
非典型 Android Design——Press »

About NovaDNG

Nexus 4 (Android 5.1), Xperia Z3 (Android 5.0), Xperia Z2 Tablet (Android 5.0), veer 4G (webOS 2.1.2), Chromebook Pixel LS (2015). Guest Member of HiHex. Product Design @ Zhihu.com

» has written 188 posts

锋客的朋友们

  • 少数派
  • 煮机网

签订契约成为机油吧!

Buy me a coffee~ ;-)

Buy me a coffee~ ;-)
閃開│讓專業的來 沒辦法│我這個人就是太正直了